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日常生活 >

近百万活跃买家蒸发拷问阿宽食品IPO 供销双方“曲线关联”谜团待

发布日期:2022-06-12 08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近百万活跃买家蒸发拷问阿宽食品IPO 供销双方“曲线关联”谜团待解

  前有“粽子第一股”五芳斋、“空刻”意面母公司宝立食品顺利过会,后有今麦郎启动上市辅导,借助IPO融资继续扩大市场份额已成为了越来越多食品企业的选择。

  6月6日,计划深交所主板IPO的阿宽食品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阿宽食品)更新了招股书。此次招股书披露的最新财务数据显示——2021年阿宽食品的归母净利下滑超过了2成。

  其中,2021年营业收入为12.14亿元,同比增长了9.40%;同期归母净利润为0.59亿元,同比下滑了22.68%。

  相比之下,阿宽食品2020年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均实现了超双位数的增长,二者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75.88%、224.49%。

  净利下滑背后,是方便面原材料价格大涨对成本端造成的压力。这一困境同样发生在了其他方便食品企业中。统一企业中国(、康师傅控股(0322.HK)的2021年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达7.69%、6.40%。

  活跃买家数上,购买1次阿宽食品相关产品的活跃买家数也从2020年的450.17万人下滑至2021年的362.81万人,减少了87.36万人。

  信风(ID:TradeWind01)注意到,阿宽食品的经销商和供应商还出现了共用同一联系方式的情况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21年四川山海食品有限公司(下称四川山海)成为了阿宽食品的前五大客户,而与该公司名称相似的“成都山海油脂有限公司”(下称成都山海)则在报告期3年内都是阿宽食品的前五大供应商。

  然而作为客户的四川山海的工商联系方式,却与供应商成都山海大股东张玥旗下控制的另一家企业——成都林氏地产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成都林氏)完全相同。

  此外张玥还有另一个身份,那就是阿宽食品的自然人股东,持股比例为0.52%。

  蹊跷的是,阿宽食品仅在招股书中披露了张玥在成都山海担任股东,但对于张玥与四川山海之间的关系信息却只字未提。

  上下游之间的神秘联系,新会计年度里下滑超2成的净利润,或许都在给阿宽食品的IPO之旅埋下不确定性。

  作为社交媒体上火热一时“红油面皮”的运营母体,阿宽食品在2020年实现了11.10亿元的收入和0.76亿元的归母净利润,二者分别同比增长了75.88%、224.49%。

  2021年12月,阿宽食品在广发证券(000776.SZ)的保荐下向深交所递交了IPO申请,计划募资6.65亿元投向“健康食品产业园(第一期)建设项目”和“研发中心建设项目”。

  2021年,阿宽食品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.14亿元、0.59亿元,其中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仅为9.40%,归母净利润则同比下降达22.68%。

  由于阿宽食品超五成收入来自方便面食品,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等偶发因素大大刺激了“红油面皮”为代表的方便面市场需求,并给其收入带来了“爆发性”提升。

  2019年至2021年,阿宽食品的产品——方便面收入分别为2.76亿元、5.72亿元和7.58亿元,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45.12%、53.03%和64.53%。

  对于方便面的销售具有刺激作用,阿宽食品并不避讳:“2020 年新冠疫情发生以来,‘宅经济’‘直播经济’等新商业模式加速催化,在线消费迎来爆发式增长。方便食品因烹煮方便快捷、易于携带保存、口味丰富多样等优势很好地补充了居家饮食需求,市场销售获得较大幅度增长。”

  国信证券(002736.SZ)分析师陈梦瑶指出:“受疫情影响,方便食品成了宅家人群最快速的解馋方式,速冻食品、方便面、自热即食火锅/米饭等方便食品热销,引发了再次重视并思考方便食品行业市场发展的机会。”

  招股书显示,阿宽食品2020年的方便面平均价格为44元/件,同比增长了3.07%。

  “2020年公司方便面平均销售单价较2019年增加1.30元/件,主要系受新冠疫情影响,公司产能较为紧张,公司相应调整并降低了各类销售渠道的促销力度,方便面产品平均销售价格相应有所上升。”阿宽食品表示。

  但是2021年以来,阿宽食品却面临着方便面销售价格下跌与原材料价格上涨的“腹背受敌”窘境。

  一方面,阿宽食品2021年的方便面平均销售单价为41.89元/件,下跌4.80%,甚至低于2019年42.69元/件的单价。

  “2021年公司方便面平均销售单价较 2020年减少2.11元/件,主要系随着国内新冠疫情逐步缓和,终端市场消费需求回归常态,公司为加快方便面市场布局和渠道建设,加大对各类渠道客户的扶持力度,导致公司方便面平均销售单价有所下降。”阿宽食品解释称。

  阿宽食品2021年的方便面收入同比增长率仅为32.52%,但同期直接原材料成本却同比上涨了39.73%。

  “主要系公司生产所需的油脂类原材料受国外新冠疫情、原材料产地极端天气等因素影响,油脂类原材料产量大幅减少,导致其采购价格持续上涨,如菜籽油、棕榈油、大豆油。”阿宽食品指出。

  2020年购买1次阿宽食品的活跃买家数为450.17万人,但到了2021年该数字下降至362.81万;购买2次产品的活跃买家数也从2020年的63.99万人下滑至2021年的52.11万人。

  控制成本、提高销量乃至保留活跃买家人数,如今都成了摆在阿宽食品面前的难题。

  在IPO的过程中,由于发行人上下游共谋容易诱发资金体外循环,因此发行人的供销往来一向是核查重点。

  以此前创业板IPO遭否的陕西红星美羚乳业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红星美羚)为例,其实控人王宝印协调供应商向经销商提供1400万元借款造成资金“体外循环”的情况难以得到合理解释,这成为了红星美羚IPO失败的直接原因。(具体文章详见《“钉子户”红星美羚闯关创业板IPO难题:实控人牵头上下游融资链“体外循环”迷雾待解》)

  在阿宽食品身上,同样出现了经销商四川山海、供应商成都山海等上下游关系模糊待晰的情形。

  从表面看,作为客户的经销商四川山海,与作为供应商的成都山海的股东并不存在直接关联。

  经销商四川山海的第一大股东是自然人刘小玲,持股比例为90%;而供应商成都山海的股东则为自然人张玥、刘伟,两人持股比例各为50%。

  但据信风(ID:TradeWind01)调查发现,四川山海、成都山海、自然人股东张玥之间存在着某种微妙的联系。

  2021年,阿宽食品从刚刚成为前五大客户的经销商四川山海处实现了938.71万元的收入,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0.80%。

  天眼查显示,四川山海法定代表人系自然人彭伟,而在阿宽食品的招股书中,还有另一位名为“彭伟”的自然人,恰好是张玥持股阿宽食品股份的“代持人”。

  直到2021年阿宽食品启动IPO时,张玥与“彭伟”之间的代持关系才得以还原,至此张玥正式出现在了阿宽食品的股东名录中。

  招股书中,阿宽食品并不否认张玥是成都山海股东的事实:“成都山海油脂有限公司持股50%的股东张玥,持有公司0.5218%股份。”

  2019年至2021年,阿宽食品从成都山海采购油脂的金额分别为0.23亿元、0.49亿元和0.66亿元,占当期采购额的比重分别为6.42%、7.79%和9.18%。

  信风(ID:TradeWind01)同时调查发现,张玥、刘伟共同持股的另一家公司成都林氏与经销商四川山海“离奇”的登记了同一联系电话“”。

  阿宽食品曾如此介绍张玥与其实控人的关系:“与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朝晖相识并成为朋友。”

  然而张玥在其中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,四川山海与成都山海之间相似的名称是否只是一种偶然?供应商的关联企业与经销商共用手机号码的情形又当作何解释,一切有待市场的进一步检验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